零八随笔文章网 > 求亲的优势 > 趣联戏县官
标签: 做文章  装灯泡  解装犁木     

趣联戏县官:火烧博望坡

趣联戏县官

文章类别:nawudq
文章关键词:趣联戏县官


苊溃\xAC但终究比朱砂差了一点,但经过数月和马小龙的修炼,让她的颜值再次得到了提升,原本的那一点点瑕疵基本消失了,基本达到了19点的颜值,和朱砂站在了同一水平线上。
娱乐圈,这样的颜值虽然也有,但绝对极为稀少,就好像明年横空出世的刘天仙,要不是牙不行,鼻子不够挺直,绝对是20分的满分神颜,即便如此,不露齿笑,那也是19分的颜值,跟朱砂一个水平。
而现在,陈\xACB就好比横空出世的刘天仙,让崔新琴一眼开门。
“这是你妹妹?”见崔新琴盯着陈\xACB不撒眼,马小龙点点头:“是,我妹妹,陈\xACB。”
“陈\xACB?”崔新琴纳闷:“你不是姓马吗!怎么妹妹姓陈?”“小\xACB的妈妈是我干妈,但我们从小住一块,跟我亲妹妹没分别。”
马小龙解释道。
“哦。”
崔新琴点点头,笑道:“别说,哥哥长得特别帅,妹妹长得也特别美,今年多大了?”陈\xACB有点害羞,道:“十七。”
“虚岁,周岁还不到十六。”
马小龙补充道:“今年初三,马上就上高中了。”
“我说脸这么嫩呢!”崔新琴笑道:“真是个好苗子,以后想进演艺圈吗?”“崔老师,小\xACB喜欢音乐,打小就练声乐,您就别惦记了。”
朱砂脱掉外套,道:“您坐着,我给您倒杯水。”
“会声乐好啊!要是有相关的表演,那就占大便宜了。”
崔新琴还是不死心,这么好的苗子,不做自己的学生就太可惜了。
“呵呵,您先坐,我跟小\xACB弄饭去,一会儿就得。”
马小龙用不是礼貌的微笑拽着陈\xACB进厨房,把崔新琴交给朱砂搞定。
崔新琴一直盯着陈\xACB打量,等她进了厨房才收回目光,对朱砂道:“陈\xACB真是个好苗子,你们经常在一起,她多少跟你学了点声台行表的功课吧?”“确实学了点,但主要还是练声乐。”
朱砂把一杯热水递给她,道:“小\xACB她妈是音乐老师,打小跟着学唱歌跟各种乐器,现在的唱功特别好,也精通多种乐器,以后打算考音乐学院。”
“这么好的苗子,学音乐可惜了。”
崔新琴说道:“咱们国内的影视业发展很快,这些年随着小龙娱乐的出现,国内的年轻演员资源众多,前景光明,比那些唱歌的强多了。”
“没有吧!”朱砂可是很清楚唱歌的有多赚钱,尤其是那些成名歌手,哪怕是走穴都能赚上好几万,一年下来百八十万跟玩似的。
顶尖歌手基本上干一年就能退休,顶尖的演员可做不到。
而且顶尖歌手靠着巨大的人气能出演大投资的影视剧,顶尖的演员要是没有足够的唱功,很难跟歌手抢饭碗。
“会唱歌的太多了,除了美声、戏曲之类的童子功,普通人训练三五个月就能唱歌,今天你唱了一首歌火了,明天就有别人盖过你去,终究是不能长久。”
崔新琴喝口热水,道:“演员就不同了,年轻时候能演,上了岁数也能演,只要演技过硬,这辈子就不怕没有舞台,比唱歌的长久多了。”
“那也得看个人追求吧!”朱砂端了一盘小零食过来,放在茶几上,道:“小\xACB打小就喜欢唱歌,对演戏没太多兴趣,再说她还上初中呢!您说的这些太早了。”
“倒是我心急了。”
崔新琴一想也是,放下水杯,打量着屋子里的装修,赞叹道:“这房子装修的真不错,挺漂亮的。”
“还好。”
朱砂挨着她坐下,道:“自己住的房子,肯定得装修的好一点。”
“不错。”
崔新琴点点头,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
没多久,香味儿从厨房里飘了出来,崔新琴闻着香气,笑道:“还挺香,平时也是你这小老公在家做饭?”“是啊!”朱砂笑靥如花:“我老公的厨艺不比国宴大厨差,一会儿您可得多吃点。”
崔新琴只当她是自夸,笑道:“好,真要是那么好吃,我肯定把盘子都给你舔干净。”
朱砂噗嗤一笑:“您这么馋呐?看来得让我老公多做点,好让您走的时候打包带走。”
“那我可谢谢您了。”
两人逗着闷子,不知不觉半个钟头就过去了,这会儿饭桌上摆着四菜一汤,三荤一素,外加一盆素焖饼当作主食。
“嚯!真不错!”崔新琴看着饭桌上这四菜一汤,京酱肉丝、辣子鸡块、炖带鱼、地三鲜,还有一道紫菜鸡蛋汤,每一道都是色香味形俱全,带着几分惊讶地看着马小龙:“这都是你做的?”“做的不好,您多担待。”
见陈\xACB摆好碗筷,马小龙道:“崔老师,您快坐,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“我真得好好尝尝。”
崔新琴刚洗完手,在他对面坐下,看着盆里的素焖饼,道:“这焖饼看起来挺不错,没这几个菜也够吃了。”
“请您吃饭哪能光吃焖饼。”
马小龙给崔新琴盛了一碗焖饼,问道:“您要醋跟蒜瓣吗?”“那必须要。”
崔新琴笑道:“吃面不吃蒜,味道少一半,要是再加点醋,那就更够味儿了。”
“您是行家。”
马小龙把两瓣蒜放崔新琴碗里,打开醋瓶,问道:“您加多少?”“别太多,带点醋酸味儿就行。”
“好。”
随着饭菜入口,崔新琴服了:“刚才朱砂还说你厨艺不比国宴大厨差,我还当她是自卖自夸,没想到是真的。”
“您喜欢就好。”
马小龙笑道:“吃了我的饭,您以后可得多照顾着我媳妇儿点儿。”
“在这等着我呢!”崔新琴笑骂道:“放心好了,你这媳妇儿可是我学生,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吧!”“我肯定放心。”
吃吃喝喝,说说笑笑,临近酒足饭饱,崔新琴放下筷子,喝口热茶,道:“小龙,我这里有几句话想说,听不听在你。”
“您这话言重了。”
马小龙说道:“有什么您尽管说,我听着呢!”“嗯。”
崔新琴看了朱砂一眼,道:“朱砂以后入学,基本就确定要进演艺圈了,以朱砂的外在条件,你应该想象的到,肯定会有各种牛鬼蛇神追求她,这些且不说,就说以后拍戏,难免有个吻戏之类的肢体接触,这些你受得了吗?”“呵呵。”
马小龙笑了笑,端起汤碗,道:“崔老师,看来我媳妇儿没跟您说我的底细。
就这么说吧!国外不好说,但国内这娱乐圈,我媳妇儿想踩就踩,想踹就踹。”
话落,一口热汤入腹。
好喝,舒坦。
“……”崔新琴扭头看着满目柔情的朱砂,知道有些事情最好不要多问,只要知道马小龙跟朱砂都没有骗她就够了。
“是我想多了。”
崔新琴笑了笑,道:“看来我这个徒弟以后能在圈子里闯出一片天地。”
“那是一定。”
马小龙放下汤碗,道:“有我在,没人能逼我媳妇儿做她不愿做的事。”
“……”饭后,崔新琴消食不久就告辞离开了,临走前依旧不知道马小龙有多大能量,但按照她目前已知的情报,推测马小龙的身份肯定不低,不然不可能有信心帮朱砂淌路。
“这个朱砂……还真是好命。”
回家的路上,崔新琴感慨连连,但总觉得有什么事忘了,认真想了想,终于想起来了。
“看来小龙是真会医术,忘了让他帮我调理一下身体了。”
拍拍脑门:“老了,脑子也退化了。”
都离开了,再回去也不合适,崔新琴就这么骑着电动车回家了。
……朱砂以艺考第一的成绩被京影录取,可喜可贺,但假期短暂,第二天约着马小凤一块回小镇后,一家人在河沿家里度过了在这里的最后一个元宵节,就开学了。
开学之后,马小龙四人便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生活当中,每天就是刷刷题、考考试,再听老师讲解考试中比较大量、集中出现的问题,然后再让学生们刷题、考试,如此周而复始,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四月份。
四月的第一天,是朱砂十九周岁的生日。
十九周岁,一个比较尴尬的年龄,去年是有纪念意义的十八岁,明年是象征着一个新阶段的二十岁,而十九岁,类似于破茧之前的蚕蛹,谁也不知道破茧之后,出来的是胡蝶?还是扑棱蛾子?无论如何,十九岁,生日快乐。
第241章 最后的技能五月五日,马小龙度过了自己十九岁生日。
这天刚好是立夏,当地立夏有吃面条的习惯,刚好,许多地方过生日有吃长寿面的习惯,马小龙就用宿舍厨房,给自己做了一碗长寿面,顺便炒了几个小菜,中午利用这三个小时的午休时间过了个简单的生日。
李子一早知道今天是马小龙的生日,提前两天就给他订了个生日蛋糕,中午特意送过来,顺便蹭了顿午饭。
这是她第一次品尝到马小龙的厨艺,惊艳万分,笑言:“要是早知道你做饭这么好吃,去年我就过来蹭饭吃了。”
“现在知道也不晚啊!”马小龙笑道:“欢迎李老师以后常来。”
虽然学校有食堂,但食堂的饭菜……懂的都懂,马小龙吃过一次就再也没去过,也没让朱砂她们再去吃食堂,每天都会利用教职工宿舍自带的生活功能,三餐自己做。
至于食材哪来的?小世界里收获的食材已经满满当当的,储物格都快装不下了。
999个储物格,现在看来还是太少了。
简简单单的生日过后,紧张的学习生活依旧继续,一转眼,又是一个多月过去。
6月14日,是陈\xACB十六岁的生日,那天是星期四,马小龙中午特意回了趟家,给陈\xACB过了一个简单的生日。
啥?你说高考都过了?并没有。
具体情况马小龙也不清楚,但过去这些年的高考时间一直都是七月的7、8、9号,比互联网兴起之后每年报导的高考时间推迟了一个月。
马小龙上辈子就一学渣,初中都没毕业,具体原因没查过,但重生以前那十几年的高考都在六月份的常识还是有的,从常识以及现有的状况推理,也许高考时间提前一个月会在未来几年内得以实现,但今年,高考时间是七月份,所以马小龙他们这些高三生依旧在苦逼的学习。
十一天后,6月25日,李信度过了自己19岁的生日,这样一来,高考四人组就只剩下林妹妹还是十八岁。
11月份出生的林妹妹,风华正茂。
到了六月底,随着其他年级的学生期末考试结束,校内的学习氛围渐渐不再紧张,因为学校也开始安排高三学生的毕业问题了。
毕业合照开始拍摄,毕业证开始准备,还有准考证啥的,至于说高考前的誓师大会?也不知道是地域原因?还是时间不对?反正一中没搞那一套。
随着其他年级的学生开始放暑假,学校里基本上就只剩下高三生,和即将升入高三,依旧在苦逼学习的高二生。
随着时间来到六月的最后三天,高三考生虽然还在学习,但几乎每一个学生都开始互写毕业祝福了。
每个学生都买了一个漂亮的笔记本,然后让班上交好的同学在上面写一句或一段毕业祝福,有些感情深的,甚至会直接写上两三篇抒发情感。
有些互有好感,却一直没有表白,大概也永远不会表白的男女同学就借着这次机会写了很多心里话,也许初翻会不以为然,但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再次翻开笔记本,看到这段话,就会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因为,那也许是彼此错过的最美好的情感和青春。
作为......

上一篇: 宦彭薄:研究者

下一篇: 绿柏:这是谁的帽子?

最新文章: 奇宜春:我看盗版软件

最新文章: 褚蓓:嫖客与妓女

最新文章: 象海瑶:卖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