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八随笔文章网 > 换装 > 医生治病
标签: 不用消毒  我可以试试  留名     

医生治病:人工受精

医生治病

文章类别:gkqxtz; 共674949+891285篇文章;

文章关键词:医生治病欧芦雪;

医生治病
上,离上面山顶还差着许许多多,唐奇万般失望,想不到自己还是不能上崖与赵蕾蕊相见,心中甚为悲痛。
就在此时,突然见到一只老鼠从脚下穿过,这只老鼠很大,比平常的老鼠大了几倍,唐奇好奇,便跟着它,看它到什么地方去。
突然那老鼠不见了,就在前面,突然不见了,可前面是山身,难道山中有洞?这老鼠回到了自己洞中?唐奇在周围四处查看,爬开杂草,突然,在杂草掩映之中,一个半身大的洞口赫然出现在眼前。
唐奇大喜,抢身入内,但见里面竟是一个白石铺就的阶梯,向上延伸,不知伸向何处。
唐奇沿着石梯缓缓向上走去,里面漆黑一片,但见这石梯连绵不绝,无穷无尽,但想开凿之人历经了多少岁月,投入了多少人力、物力,才将这条石阶开凿而成,工程之大,耗时之长,可想而知。
唐奇缓缓向上走去,一路上不知有多少老鼠,自上而下穿梭。
也不知走了多少时候,却是到了尽头,只见头顶好似月光投射入内,唐奇便用右掌探上,却是一个铁盖。
唐奇用力翻开了那铁盖,跳身而出,但见头顶月光明亮,星辰闪烁,新鲜的空气扑鼻而来。
终于脱困了,唐奇心下畅然,舒展筋骨。
唐奇想到赵蕾蕊此刻,不知身上的寒毒有没有去除,自己与她分别了一个月,此刻重见天日,想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她,便去找王若离的屋舍。
唐奇向左转出,但见这里便是先前的瀑布,流水拍石,清脆鸣响。
回头看那铁盖之所,非常隐秘,便是找着了,也不一定能够从杂草掩映下找到铁盖。
唐奇疾步上山,他此刻心中所想,心中所思的便是赵蕾蕊,一脱困便要与她相见,聊解相思之苦。
当唐奇来到银杏树下时,刚好见到赵蕾蕊和王若离停手,赵蕾蕊一见到她日思夜想的唐奇,便纵身扑入他怀中。
两人搂抱甚紧,赵蕾蕊哭道:“奇哥,这一个月你到哪去了?不知道我日思夜盼,纵在梦中遇见的也是你!”唐奇轻拍她脊背,安慰道:“蕊儿,我又何尝不是呢?现在好了,我不是回来了吗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今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!”第三十九章夜话情话诉相思(上)二人环保许久,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二人,周围的山川、草木、鸟兽、虫鱼、蓝天、白云、人,仿佛便不存在了,二人沉浸在这重逢的无尽喜悦中。
许久,王若离干咳一声,两人才回过神来,赵蕾蕊脸颊生晕,娇羞无限。
两人缓缓向王若离走去,突然双膝跪地,唐奇恭谨道:“多谢王前辈救得蕊儿性命,我永生难报!今后前辈若有差遣晚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”
王若离微微笑道:“什么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,我只要你做三件事情,做完这三件事今后我们便互不拖欠。”
赵蕾蕊道:“前辈海涵,先前晚辈多有不敬,望前辈见谅。”
王若离笑道:“快起来,快起来,我最讨厌如此多礼之人。
再说你们两个情窦初开,少年恩爱,我硬生生的将你们相隔相思一个月。
你对我不敬,哈哈,就算扯平了。”
边说边伸手扶起二人。
唐奇和赵蕾蕊暗自好笑,这位前辈行事当真稀奇古怪,总要互不拖欠,好似做生意一般。
二人微笑而起。
龙潇道:“唐兄弟回来就好啊。
我大哥二哥拆人送信来,言道:清兵势大,袁元帅奋力抵御,我得赶赴山海关,助袁元帅抗清。
但中原最近出了个大魔头,江湖人送他个绰号‘天煞鬼影手’,只因他一双手无影无踪,如同鬼魅,杀敌绝不见招,江湖中传得沸沸扬扬,说他武功深不可测,已杀了各大门派的诸多好手,就连少林寺的觉尘大师也遭了他的毒手。”
唐奇惊道:“他武功真有如此诡异?我本欲和龙兄同赴山海关共抗清兵。
看来现下我去不得了,想不到中原如此不太平,迷天魂已难对付,可又出了这样一个大魔头。
若不诛杀此人,江湖必将浩劫重重,不得安宁了!待我找到此人后,再来山海关抗清。”
王若离道:“唐兄弟如今已学会了欧阳前辈的绝技,对付此人,区区小事一桩。
待你将此番谷中之遇细细说与我听,再将欧阳前辈的绝技尽数传于我,你的第三件事就做完了。
那时再去找鬼影手也不迟啊。”
唐奇心中惊异,心道:“他怎知谷中住着欧阳前辈?莫非他将我打落深谷,原是要我学得欧阳前辈的武功,再转而传给他?可他武功如此高强,为何不自己下谷?这样岂不省了不少麻烦?难道他有意助我?”王若离瞧瞧唐奇,又瞧瞧赵蕾蕊,似乎看透了两人心中所想,笑道:“相助山海关,找寻鬼影手,这些事暂且不急,你们两个此刻重逢必有许多话要讲,待五日后再去吧。”
说罢便拉着龙潇往自己屋中大步走去,他是有意让这两个久别重逢的恋人共度一段两个人的时光。
龙潇见到唐奇平安归来,心中着实高兴。
一来,赵蕾蕊每天问他唐奇的下落,他又不得不帮着隐瞒,生怕说出来会让赵蕾蕊痛苦不堪,伤心不绝,唐奇若真是掉落悬崖死了,那自己对她说的话都是谎话了,她若知道了真相,那一定恨死自己了。
现在唐奇平安无事,这层顾虑也就不存在了。
二来,唐奇没死,赵蕾蕊肯定高兴死了,他二人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,能够在一起,真是上天的眷顾。
此刻,他们二人历经一个多月的相别,终于又相见了,这一个月内的相思之苦,相别之痛,只有他们二人自己方能知晓。
看到赵蕾蕊依偎在唐奇的怀里,脸上露出无尽的喜悦,龙潇也为她高兴。
但龙潇此时也有股说不出的伤感,面对自己喜欢的人,此时抱着的是另外一个男人,自己心中透出一股酸意。
但唐奇和赵蕾蕊早已相识,自己只不过和他们萍水相逢,终归会散的,只要赵蕾蕊心中曾对他怀着一份感激,不要早早的将他忘了,自己已心满意足了。
王若离拉他走开,龙潇也知他成全两人之意,自己再呆在这里,岂不自讨没趣?干脆跟着王若离回到屋中,早早的睡了,也不会让这些烦心的事困扰了。
龙潇被王若离拉着回到屋里,只留下赵蕾蕊和唐奇二人在这月下倾吐着相思之情。
夜,还是寂静,风轻轻地吹拂着树叶,发出沙沙的响声,天空中繁星闪烁,一轮弯月投下皎洁的光芒,如水银般泻在地上,将周围的星辰压得黯淡无光,夜幕是漆黑的,但人的心此刻却充满着无限的温暖。
月虽然已缺,但人未缺。
唐奇和赵蕾蕊相偎而坐,望着天上星空,倾诉着这一个月来的相思之情。
赵蕾蕊道:“奇哥这些天你上哪了?你可知道我每天都在想你?”唐奇道:“我被王前辈打落山谷,下面却有个深洞,是唐末欧阳前辈的隐居之所。”
赵蕾蕊道:“王前辈为何将你打落悬崖?害我想得好苦,他们又不言明,我都担心死了!”又娇嗔道:“那你在下面有没有想我啊?”唐奇故......

上一篇: 张茉:驼背首席

下一篇: 米逸美:囊中包泪

最新文章: 犹夏兰:老板 2023-12-08

最新文章: 羊和泰:甜言顺耳 2023-12-08

最新文章: 旁秀妮:你有游戏综合症吗? 2023-12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