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八随笔文章网 > 手木笃 > 拯救堕落女人
标签: 自不识  好玩的英语  控告强奸     

拯救堕落女人:比尔住旅馆

拯救堕落女人

文章类别:qbebmw; 共922828+174891篇文章;

文章关键词:拯救堕落女人宗安然;

拯救堕落女人
褪歉\xFA它说话,告诉它遇到熟人应该怎么办,遇到突然闯入的陌生人又该怎么办?在他的训练之下,小黑是愈发的聪明,也越来越会看家护院了。
它直接把小院当成了自己的地盘,熟人可以进来,陌生人进来必须死。
当然如果有熟人跑进来图谋不轨,也咬丫的没商量。
因为家里装了监控,完全可以知道大黑为什么会咬人。
好在马强生在马家庄的地位太高,没人敢跑来这里图谋不轨,导致大黑现在都没机会发挥它往死里咬人的本领。
甚是遗憾。
“大黑这是饿了。”
刘英听到大黑的叫声,去厨房里搞了点剩饭剩菜,再倒一些奶粉,用水搅拌均匀,去给大黑喂饭。
农村的土狗可没那么金贵,大黑至今也没吃过狗粮,基本是主人吃剩什么它吃什么,一样养的特别皮实,没病没灾,比城里那些金贵的宠物犬强多了。
马小龙这会儿也没什么事,就去院子里跟大黑交流了一下。
“最近过的怎么样?”“汪汪……”“闲拴着不自由?呵~活该,谁让你总往屋里跑,往屋里跑也就算了,还弄的到处脏乱,还乱咬东西,不拴你栓谁?”“呜呜~”“别装可怜,记得以后别乱往屋里跑,就算进去也别弄的到处都是狗毛,也别乱咬东西,不然你这辈子就在院子里拴着吧!”“呜呜~”“好了,我先给你把链子解开,你这脏的,就在你狗窝里待着,别进屋。
窝里冷吗?”“汪汪……”“是吗?我看看。”
听到大黑说狗窝有点漏风,马小龙走到狗窝那里看了看,果然,盖着的塑料布有破口,冷风从破口里吹进了木板打造的狗窝。
“别着急,我给你修修。”
“嗯~”台阶上,李信眼睛放光的看着他:“师父,你还会兽语!?”“……”马小龙无奈道:“不会。”
“不可能!”李信更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我刚才都看到了,你跟大黑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师父你绝对会兽语。”
“这是观察力。”
马小龙随口应付道:“通过观察动物的情绪变化,大概能猜到它们表达的意思,另外就是训练,大黑小时候是我训练出来的,这才能简单的通过言语交流。”
“是吗?”李信愕然,不愿意相信这个答案,但似乎这个答案很合理,一时有些纠结。
马小龙可不管她纠不纠结,去屋里问刘英拿了新的塑料布,又要了一件有点旧的棉衣,直接给大黑包狗窝,让大黑睡觉的时候能暖和一些。
几个女孩都出来看马小龙修狗窝,顺便跟模样俊俏,体型威武的大黑玩一玩,这大黑是只公狗,遇见几个漂亮的小姐姐,那是死命的舔手,尾巴都快摇出幻影来了。
好一条舔狗。
不一会儿工夫,狗窝包好了,马小龙测试了一下,绝对不漏风了。
狗窝门口也用棉衣覆盖住,大黑钻进去以后,棉衣就会挡住门口的冷风,这样可以确保大黑睡觉的时候温暖又舒适。
大黑对自己的新窝非常满意,钻出来以后,就在马小龙裤腿上蹭了起来。
笑着摸摸狗头,叮嘱道:“记得以后在院子里待着,就算进屋也不许乱咬东西,知道吗?”“汪汪――”“乖。”
朱砂噗嗤一笑,道:“每次看到老公跟动物说话,总觉得动物真能听懂人话似的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见李信眼睛又放光了,马小龙不急不慢地说道:“可能我这人天生招动物喜欢吧!再加上我观察力很好,能简单猜到动物的想法,才会给人一种我能跟动物说话的错觉。”
“那也挺厉害的了。”
朱砂微笑道:“老公当驯兽师肯定是一把好手。”
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马小龙笑道。
“……”李信眼睛里的光暗淡了下去,还以为又能从师父身上学到一门绝技了,没想到绝技是真的,但不怎么适合她。
单说这个观察力就是她不具备的,她是会来事,但那都是从小受到家庭熏陶的人情世故,但如果是柯南那样的推理破案,她就麻爪了。
“唉!”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,师父一身本事,肯定不止这一点儿,以后想点新花样把师父伺候舒服了,总能学到更多本领。
李信正想着好事的时候,张志玲开着电动车过来了。
“志玲,有日子没见了,越来越漂亮了。”
刘英见自己的小姐妹来了,立即出门迎接,看到张志玲穿着打扮还有气质愈发的出众,不禁连番称赞。
张志玲笑靥如花,道:“英姐才是呢!看你红光满面的,日子肯定过的很顺心。”
“还行。”
说笑间,两人和几个孩子一起进屋。
今天马家庄别墅里特别的热闹。
第219章 种马1999年12月19日,星期天,晴。
难得的大晴天,气温都有所回升,马小龙也是提前观测到了今天的天气,才会选择在这个周末来农牧场骑马。
马强生前段时间通过伊天成引进了一批国内外的优良马种,其中最好的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,也叫阿哈尔捷金马,是中亚土库曼那边的古老马种之一。
汗血宝马头细颈高,四肢修长,皮薄毛细,步伐轻盈,力量大、速度快、耐力强,放在古代,基本就是法拉利超跑。
这种马因为是国外马种,所以价格也是最贵,马强生买了三匹,一公两母,打算用来繁殖,以后生了小马再去和别的马场的汗血马进行配种,搞不好以后就能成为国内固定的汗血马繁殖基地。
除了汗血马,还引进了三河马、伊犁马、河曲马,以及蒙古马。
前面那四种都是高头大马,唯独蒙古马,相当于狗中田园犬,猫中田园猫,都是那种非常好养活,不挑食,能吃苦耐劳的品种。
缺点就是个头小,力不足,跑不快,但优点也特别的多。
蒙古马几乎能够适应任何环境,包括西伯利亚冬季-40℃的严寒,华夏南方高达35度的热浪。
它们不需要像其它军马一样喂精选的饲料,不需要专门的马厩。
古代蒙古骑兵追赶敌人时,坐下的马匹甚至可以7天只喝水而不喂草料,它一样可见坚持行走。
就是依靠这种马匹,蒙古人才能创建了世界上最大的国家。
不过马强生引进蒙古马,只是想建一座马场,以后让游客进来骑马的时候好收费。
没办法,蒙古马既然是狗中田园犬,猫中田园猫,那优点就是便宜、好养活,有什么损耗也不心疼。
而且个头小,就算是女人也可以比较安全的骑一骑。
吃过早饭,马小龙一行人就跟着马强生直奔马场。
马场在牧场区域,马强生单独开辟出一块地方用来蓄养马匹,现在天气寒冷,马场的马匹都在马厩里暖和着呢!有专门的的‘弼马温’照顾。
马强生一来,得知孩子们想要骑马,弼马温们便将那十几匹蒙古马放出来,打算给马小龙他们骑乘。
女孩们都没意见,因为那些高头大马虽然看起来威风凛凛,但也因为体型太大,让女孩们多少有些畏惧,倒是蒙古马,看起来小小的,并不让人害怕。
马小龙却并不满意,他直接走到汗血马的马厩前,看着最高大的那匹白色公马,真是高大威猛又漂亮,作为男人,骑马不骑汗血马怎么行?“兄弟,让我骑一骑吧?”马小龙跟汗血马交流起来。
“???”汗血马愣了一下:“嘶~~~(你听得懂我的话?)”“那当然。”
马小龙笑道:“我是马场主人的儿子,我的姓就是马,咱们算是同类。”
“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“给我骑骑呗!”马小龙道:“毕竟这里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,还有两匹母马给你嗨皮,这世上可没有免费的午餐,你总得付出点什么才行吧!”“……想骑我也可以,除非你驯服我,不然别想。”
汗血马可是有脾气的。
驯服?“没问题。”
马小龙说道:“等下咱们就去马场,我让你看看我的骑术!”“嘶~~~~”“……”李信眼睛放光地盯着马小龙,心说:师父连马都能交流,果然会兽语。
不行,我得想办法学过来,等晚上搓背的时候……嘿嘿嘿~……马场上,现在是冬天,草地上的草都干枯了,马场里的马暂时只能通过人工喂养模式喂食饲料和草料,秸秆切碎了也是可以的。
弼马温们先给马匹们喂一些草料,然后带着它们前往跑马场,同时给女孩们讲述骑马的要领,以及骑之前亲手给马匹们喂一些吃的,增加亲近感,以避免骑马的时候出现意外。
而马小龙这会儿正调出技能栏,砸下28个技能点,把骑术升到了满级。
骑术(lv5):人骑合一,你甚至可以让坐骑全属性增加50%。
牛批!这骑术,无敌了。
此时马强生听说马小龙要骑还没被驯服的汗血马,立即赶了过来,想要劝阻他不要冒险。
“没事。”
马小龙已经换上了骑马专用的防护装备,虽然他觉得没必要,但弼马温们非常严格,哪怕他是马场主人的儿子,也严令他必须穿戴好防护装备。
毕竟万事都有风险,他们根本承担不起失职引起的严重后果。
马小龙很无奈,但也很满意他们的敬业精神,老老实实地穿戴好防护装备,整个人看起来都干练了不少。
女孩们也是一样,谁也保证不了百分百的安全,所以防护装备是必不可少的。
“练武必先练马步,我这些年已经把马步练到了大成境界,骑一匹马轻轻松松,您就瞧好吧!”说着,马小龙走到已经被穿戴好马鞍和缰绳的汗血马前,对牵着汗血马的弼马温道:“麻烦你了,把它交给我吧!”“真行?”弼马温很担心,就怕马小龙从马上掉下来,要是轻伤也就罢了,就怕突然摔个脑震荡,那后果就严重了。
“放心吧!没问题。”
马小龙接过缰绳,道:“就算出了问题也不用你负责。”
说完,马小龙拍拍汗血马的脖子,道:“我来驯服你了,等会儿可得卖点力气,别让我觉得没有挑战性。”
“门儿嘿儿嘿儿嘿儿嘿儿嘿儿~~~~~~(有种你就试试)”汗血马的脾气上来了。
这一声长嘶吓坏了不少人,就算是女孩们都听出来这匹汗血马发怒了。
扭头一看,就见马小龙干净利落地跳到马背上,也不牵着缰绳,就靠着腰腹和腿部力量端坐在马背上,然后就见汗血马疯狂的跑动起来,一边跑一边尥蹶子,想要把他从背上摔下来。
“啊~~~~~~!!!”女孩们都被吓坏了,就连朱砂都是脸色苍白,虽然她知道马小龙武功很厉害,几乎无所不能,但也是第一次看到他骑马,就算从小练马步,但马步和骑马终究不一样,此时又试图驯服一匹汗血宝马,可谓难于登天。
看到马小龙在马背上左右上下的起伏,宛如在滔天怒浪中浮沉,要多吓人有多吓人。
代钰、陈\xACB和张志玲就更不用提了,吓的面无血色,身子都发软了。
在场众人,也只有李信对马小龙有着盲目自信,不但不害怕,反而兴奋异常,认为马小龙驯服这匹汗血宝马只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果不其然,随着时间的推移,所有人都看到马小龙虽然看起来特别的危险,但身体似乎死死的焊在了马背上,根本就无法让他的身体有丝毫摇晃。
李信眼睛放光,哈哈笑道:“我就知道,以师父的本事,就算是一头老虎在这,也能轻松驯服,更别说一匹马了。”
女孩们的脸色......

上一篇: 藩月朗:浪漫与浪费

下一篇: 南门沛槐:迷妇药

最新文章: 齐雅韵:教师节的绘画 2023-12-04

最新文章: 泰清雅:怎么笑才好看 2023-12-04

最新文章: 令狐冷:先生与性事 2023-12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