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八随笔文章网 > 天天爆笑笑话-----《新兵操练》 > 福尔摩斯
标签: 一个人打赌  并非如此  愿望     

福尔摩斯:产后去世

福尔摩斯

文章类别:vwidaa; 共203219+623191篇文章;

文章关键词:福尔摩斯严雰;

福尔摩斯
庾疃嗌\xFA一场大病,或是留下什么后遗症,但药品出了问题可是会要人命的,肯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。”
“倒也是。”
刘英点了点头,随即柳眉倒竖,揪着他耳朵,道:“这么说,你炼的那些药根本就没临床试验,直接就给我们吃了是吧?”“哎哎~?妈,别别别,我炼的药虽然没有常规的临床试验,但我都是按照中医传承的药性配置的,绝对没问题。”
马小龙捂着耳朵连连求饶:“再说你们都是我的亲人,我还能害你们不成?”“哼!算你说得有理。”
刘英松开手,道:“要不是看你的药确实效果不错,我非打烂你的屁股不可。”
马小龙无语。
张志玲轻笑一声:“好啦!小龙连小钰的先天性疾病都能治愈,平常的小病小痛还不是手到擒来,你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“我倒不是不放心。”
刘英说道:“但就像他刚才说的,药吃错了可是会闹出人命的,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。”
“我肯定谨慎啊!”马小龙说道:“中草药是副作用最小的药物,我给你们用的药都是特别中正平和的,副作用几乎没有,属于通用药。
不是我吹,我要是单独给一个人针对性用药,药效比通用药还要好。”
“哦?”刘英问道:“这么说,你给小钰治病的时候,就是针对性用药?”“是啊!”马小龙道:“一年时间把先天性疾病调理好,您去打听打听,还有比我更快治愈的吗?别说治愈了,他们但凡有这本事,也不至于十几年治不好林妹妹的病。”
“你还牛上了。”
刘英笑骂道。
“本来嘛!”马小龙道:“您儿子有这个本事,还不许牛一下了?”刘英笑道:“行行行,你最牛了行吧!”……马小龙他们在马家庄待了大半天,因为明天还要上学,下午四点刚过,一行人就开车回去了,走的时候带了一堆水果、蔬菜,都是大棚种植的,众人亲手摘的,特别新鲜。
到家以后,众人一起动手,把蔬菜都清洗干净,今天晚上打算吃顿火锅。
因为家里一天没人,供暖炉已经熄灭了,马小龙重新生了火,把供暖炉烧起来,烧的旺旺的,屋里很快就暖和起来,陈\xACB顺手考了几个地瓜和土豆,半夜要是饿了,可以趁热垫垫肚子。
今天骑了马,还去大棚里摘了蔬菜和水果,晚上还吃了热气腾腾的美味火锅,众女都觉得特别满足。
饭后,马小龙依旧叫着众女去书房补课。
现在众人都已经补完了高二的所有课程,正在补习高三知识,而代钰更是早早的自习完了高三课程,所以别人在接受同步补习的时候,只有她在做着各种练习题,加强熟练度。
两个小时的补习之后,朱砂开始打磨演技,陈\xACB开始练习乐器,李信继续去院子里忍受着严寒练武,只有代钰左右无事,只能做几套练习题打发时间。
近朱者赤,跟一群优秀的人在一起,自然而然就养成了共同优秀的习惯,这种良性循环是国内绝大多数学生所缺少的。
也是绝大多数普通老百姓所缺少的。
马小龙在院子里指点李信练武,不时给她搭搭手,上演一次实战训练,基本每次李信都会被打的浑身酸痛,但吃了马小龙的药,这点酸痛很快就会消散,并强化她的肌腱。
差不多一小时时间,马小龙喊了声:“好,今天就到这。”
此时李信已是满身大汗,大口的喘着粗气,道:“多谢师父指教。”
“辛苦了,去洗澡吧!”马小龙说道。
“是,师父。”
张志玲早早的给他们放好了洗澡水,因为孩子们每天都要练习,她慢慢就习惯了帮孩子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,放洗澡水并不麻烦,也能给孩子们节省一些时间。
“谢谢师奶,师奶真是贤惠,我真羡慕先师爷,能娶到师奶,先师爷真是祖坟冒青烟了。”
李信又是一顿马屁拍了过去,把张志玲拍的通体舒泰。
张志玲轻笑一声:“瞧你这身汗,快好好泡个澡吧!”说完就离开了。
早在她们补课的时候,张志玲就洗完了澡,这会儿穿着棉质睡衣,见朱砂她们也都去浴室洗澡了,便切了点水果丁,拌了个水果沙拉,等孩子们洗完澡的时候可以吃一点水果,有助于睡眠。
浴室里,马小龙和李信相互搓完了背,一起泡在了浴缸里。
刚跑进去,李信就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,感慨道:“每天训练完泡个热水澡,简直是人生莫大的享受。”
马小龙淡淡一笑,把她的腿拉过来,搭在自己腿上,随手给她推拿几下,活活血。
“谢谢师父。”
李信红着脸说道。
马小龙摇摇头,道:“今天看你好几次欲言又止,有什么话想说吧?”“……嗯。”
李信一边享受着师父的按摩,一边斟酌着语气说道:“师父,我想学兽语。”
马小龙看了她一眼,摇摇头:“你学不会。”
“哦?”李信眼中闪过一丝黯然,下意识的挠挠头,干笑两声:“我果然没这个天赋。”
“嗯。”
马小龙毫不客气的承认了:“兽语是一门综合性的技能,需要敏锐的观察力,还要学习动物心理学,以及推理能力,最重要的是口技,有时候你必须要明白和学习动物交流的方式,声音是最关键的一点,所涉及的东西太多,你没有我这样的天赋,很难学会,就算学会了,也很难精通,所以别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了,那是浪费时间。”
“原来如此。”
李信相信了师父说的话,因为她觉得师父没必要骗她,因为无法学习的失落也因此消散了许多。
“那师父,你还有别的什么本事吗?就是能在战场上用到的小技巧。”
李信问道。
马小龙摇摇头:“术业有专攻,我没当过兵,不知道战场上需要用到什么小技巧,这方面没法教你。
倒是你,你觉得什么用的上,可以跟我说说,只要我会的,都可以教给你。”
“那……射击?”李信说道:“怎么能让我射的更准,变成一个神枪手?”马小龙瞥了她一眼,说了一句废话:“熟能生巧。”
“……”李信无言以对。
“你想太多了。”
马小龙说道:“其实想在战场上生存下来,除了军事训练之外,首先就是自身的素质要足够好,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,以及最重要的意志力,这些都是让一个士兵在战场上活下去的必备素质。”
“你现在的身体素质在慢慢变好,意志力应该也不缺,最欠缺的就是心理素质方面。”
马小龙说道:“我对心理学倒是有点研究,你想学吗?”李信连连点头:“师父,我学!”“嗯。”
马小龙道:“心理学在大学都是个大学科,你想学的话,要多下点工夫。”
李信点点头,道:“谢谢师父,弟子一定努力学习,不让师父失望。”
“嗯。”
马小龙点点头,身体微微后仰,道:“帮我放松一下。”
“……是,师父。”
李信开始给他放松身体。
马小龙舒服的闭上眼睛,有这么个会伺候人的徒弟,也算是他的幸运。
第221章 2000年时光如梭,才二百二十多章,七十多万字,就2000年了。
今年是个跨世纪的年份,电视台的人总以为这一年是个大年,非要搞出点事情来才罢休,1月1日的电视节目上,就有主持人到处寻问路人,今年有什么心愿?以及对新世纪的祝福等等。
基本上社会层面上的人物都被采访到了,就连国足的教练组成员都被采访了,有个姓迟的教练觉得这问题很无聊,甚至打趣记者:“不是说1999年是世界末日吗!现在都2000年了,看来世界末日是来不了了。”
1999年世界末日是九十年代末,华夏内地比较流行的话题,说的是国外几百年前有个叫诺查丹玛斯的预言家,他出了一本叫诸世纪的预言书,精准预言到了很多未来的内容,并预言1999年是世界末日。
这件事也不知道怎么就被那些记者们惦记上了,频繁的在纸媒上报导,一度搞的国内老百姓内心恐慌,总想着反正都要世界末日了,索性老子就抢个银行吧……但是很遗憾,世界末日是没有的,那些真信了这些去抢银行或是犯罪的,基本上没个好下场。
元旦这天是周六,一中顺势给学生们放了两天连假,对每个月只有两天假期的一中学子来说,这两天连假简直就是出门捡到钱,开门见喜。
难得的假期,女孩们的选择都是睡个大懒觉,就连李信都没晨练,昨天晚上实在是太累了,师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好像特别兴奋,让她废了好大工夫才把师父伺候尽兴,代价就是回到屋里,沾枕头就睡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马小龙兴奋的原因很简单,昨天晚上是九十年代的最后一天,即便知道这没什么特别的,但他就是想做点特别的事,于是他先让李信伺候了自己一小段,然后偷偷拉着代钰在书房里舒服了一小段,最后在炮声中,和朱砂一起迎来了跨年。
别人都是两开花,他一夜三开花迎跨年,也算是做了一件不平凡的事。
李信和朱砂还好说,代钰却是第一次发现马小龙是甜的。
这让她疑惑之余,倒是对这种事不再反感,反而多了几分喜欢。
这一年的最后一天,对代钰来说也算是一个心路历程的转变,让她对未来有可能面临的困难不再焦虑。
生活多种多样,而且朱砂和马小龙对她都很好,又有着充足的精神和物质保障,她觉得未来的生活应该不会太糟糕,唯一担心的只有父母那关罢了。
但是马小龙神通广大,在她心里几乎是无所不能,应该能帮她解决父母的问题。
女本柔弱,多多少少会有依赖男人的想法,代钰也是个普通的女孩,遇到马小龙这么优秀的男孩,又经历了种种,对他的依赖还是很深的,虽然她没有开口,但她知道,只要她开口,马小龙一定会帮她解决所有问题。
这该死的安心感,是她愿意迎接复杂未来的最大原因。
日上三竿,女孩们先后慵懒的起床,难得的元旦,张志玲也给学校的老师放假两天,这两天没什么事,就跟孩子们一起睡了个懒觉,这会儿正慵懒的在卫生间里刷牙洗脸,涂抹养颜膏。
张志玲已经三十五周岁了,但这两年因为一直使用马小龙提供的美容养颜等各种药品,不但容貌越来越年轻,就连生理状态也出现了逆生长,现在她不止容貌看起来只有二十四五岁,就连身体机能也和二十四五岁的女人没什么区别。
抹匀了美容膏,对着镜子笑了笑,眼睛看不到半点鱼尾纹,额头看不到半点抬头纹,嘴角看不到半点笑纹,脖子也异常的洁白光滑,没有半点松弛。
双手和手臂亦是如此,甚至她发现自己没有半点下垂的迹象,反而愈发的粉嫩挺拔,宛若少女,也难怪她身边总是不乏追求者,而且追求她的都是一些所谓的成功人士。
这件事张志玲一直没和马小龙说过,当然马小龙早就知道了,她不愿说,他也不会问。
虽然张志玲追求者众多,但是……怎么说呢!可能是和马小龙待的时间久了,整天看着他这张脸,最近这几个月又多了个俊美的李信,眼界自然而然的就提高了,看着追求自己的都是一些三四十岁的老帮菜,长得还个顶个的磕碜,一点胃口也没有。
面对这些老帮菜的追求,有一个算......

上一篇: 爱须香草:爱情排他性

下一篇: 不知火舞:夫妻对话

最新文章: 俎欢悦:老鼠背刀找猫 2023-12-04

最新文章: 澹台鸿达:人生做爱规律 2023-12-04

最新文章: 浮妙菡:打麻将 2023-12-04